新疆公司事務律師
法律咨詢熱線:13565918170
當前位置: 首頁 > 律師文集 > 公司案例

兗煤在澳大利亞業務曝32億巨虧

發布時間:2018年3月3日  來源: 新疆公司事務律師     http://www.eybvme.live/

  

    巨虧因匯率變動產生約32.6億元匯兌損失;專家稱,企業應提前將匯率風險鎖定

  7月30日,上市公司兗州煤業(10.27,0.29,2.91%)發布的一則“業績預測更正”讓市場震驚――對上半年的業績預測由盈利轉為虧損,且虧損額達23.5億元。同一天,高華證券發布研報,建議投資者“強力賣出”。

  今年以來,伴隨著煤炭價格進入2009年以來的最低點,幾乎所有煤炭企業利潤都大幅下降。屋漏偏逢連陰雨,二季度兗州煤業在澳大利亞的業務出現了32.6億元的匯兌損失,直接導致了上市公司的虧損。

  有外匯專家對新京報記者指出,此次事件暴露出兗州煤業在財務管理上的風險。

  “這只是賬面浮虧,并非現金流的損失。”兗州煤業董事、副總經理、董秘張寶才在電話中向新京報記者表示:“盡管如此,我們也在考慮改進一些做法,以減輕投資者的疑慮。”

  32.6億匯兌損失突降

  按此前的業績預測報告,上半年兗州煤業盈利約10.2億元,“業績預測更正”則預虧23.5億元。

  兗州煤業是山東省的一家地方國企,總部位于山東鄒城。早在1998年,公司就在上海、香港、紐約三地上市,2012年,兗州煤業旗下子公司兗煤澳洲在澳大利亞上市。

  在中國煤炭行業,素有“黃金十年”的說法,自2002年以來,煤炭價格隨著宏觀經濟的增長而快速飆升,也造就了一大群“煤老板”群體。而自2012年以來,煤炭的價格持續下跌,又讓眾多煤炭企業利潤大幅下滑。

  作為華東地區最大的煤炭企業,兗州煤業的業績受煤炭市場的整體行情影響頗深。

  2012年,兗州煤業凈利潤下降了35.3%,今年一季度,公司凈利潤更是下滑了77.49%,僅為4.8億元。而兗州煤業的母公司兗礦集團甚至出現了虧損,根據此前媒體報道,兗礦集團今年1至5月虧損8億元。

  減薪、裁員等舉措隨之展開。5月14日,兗礦集團發布“十項斷然措施實施細則”,集團高層基本薪酬減薪過半外,其分公司領導基薪降低30%,基層單位領導降低20%,一線職工也被取消所有獎金。同時,兗礦集團第二季度將清退非在冊用工1200人。

  在這些措施的影響下,兗州煤業曾發布業績預告,稱上半年凈利潤將比去年同期減少75%(去年同期,兗州煤業凈利潤為49億元)。按此推算,盡管凈利潤大幅降低,但上市公司仍然可以實現約10.2億元的盈利。

  不期而至的澳元貶值,將盈利的希望化為泡影。根據7月30日的公告,匯率變動使兗州煤業在二季度產生約32.6億元賬面匯兌損失,影響上市公司凈利潤比此前預測減少17.9億元。在匯兌損失、計提減值等因素影響下,兗州煤業預虧23.5億元。

  公告發布當日,高華證券發布研報,建議投資者強力賣出兗州煤業。

  匯兌損失來自美元貸款

  由于澳元兌美元的匯率下降,兗州煤業澳大利亞子公司的美元貸款產生了匯兌損失。

  一個季度的匯兌損失達到32.6億元,這在中國的上市公司中并不多見。

  財報顯示,即便是像中國中鐵(2.68,0.00,0.00%)、中國鐵建(4.75,-0.06,-1.25%)這樣在海外擁有龐大業務的央企,一年的匯兌損益一般也都控制在億元上下。

  2012年,中國中鐵的匯兌收益1.26億元,中國鐵建則出現了匯兌損失,但也僅為1.93億元,中國鋁業(3.25,0.08,2.52%)的匯兌損失只有818.8萬元。

  兗州煤業的匯兌損失是不是真有這么大?上市公司董事、副總經理、董秘張寶才對新京報記者表示,兗州煤業的匯兌損失,主要是因為在澳大利亞的子公司的美元貸款。

  資料顯示,早在2009年,兗州煤業曾斥資33.33億澳元收購了澳大利亞礦產企業菲利克斯公司,成為中國在澳大利亞最大的一筆并購案。

  張寶才說,這筆收購資金是由美元的形式從銀行貸出,按照當時的匯率,折合約30億美元。

  此外,兗州煤業公司還通過委托貸款等方式,不斷向兗煤澳洲提供資金,張寶才稱,目前兗煤澳洲的貸款總額大約在45億美元左右。

  上海的一位會計學教授告訴新京報記者,根據會計準則,匯兌損益在每一個財務周期內都要進行計算。二季度的匯兌損益,則是要對比二季度末與一季度末的匯率,再進行計算。

  匯率數據顯示,今年第二季度,澳元兌美元的匯率由1.04下降至0.90,變動大約在10%。按照45億美元的規模,將產生4.5億美元的匯兌損失,折合人民幣約27億元。

  然而,27億元與32.6億元之間仍有差額。對此,張寶才表示,這是因為在美元貸款之外,企業在日常經營中也可能會產生一些匯兌損益。

  巨額匯兌損失能否規避?

  專家認為,巨額匯兌損失反映了兗州煤業在財務管理上的問題,企業考慮做一些對沖。

  兗州煤業幾十億元的匯兌損失,不禁讓人想起2008年中信泰富對賭澳元失敗時的案例――2008年10月20日,香港恒指成分股中信泰富突然驚爆155億港元的匯兌損失,其中包括約8.07億港元的已實現虧損,和147億港元的估計虧損。兩天之內,中信泰富的股價大跌近80%。

  兗州煤業會不會重蹈中信泰富的覆轍?

  張寶才對新京報記者表示,兗州煤業與中信泰富的情況極為不同。中信泰富的巨額損失是因為大量買入外匯合約,過度使用金融工具,試圖以此投機牟利;而兗州煤業恰恰相反,公司對這些貸款沒有進行套期保值等對沖處理,所以才出現了這樣的匯兌損失。

  “這些匯兌損益僅僅是浮虧。”張寶才說,那筆30億美元的貸款2012年到期之際,公司又申請了5年的展期,因此要從2017年才開始償還。所以,盡管現在出現了32.6億元的匯兌損失,但其實更多是會計上的計提,并沒有產生實際的現金損失。

  不過,這樣的做法并不為專家所認同。一位在四大國有銀行長期研究外匯的專家向新京報記者指出,兗州煤業的做法,說明該企業在財務管理上存在一些問題。

  在他看來,所謂的匯率風險管理,就是提前把匯率風險鎖定在一定的范圍之內。早在出現30億美元貸款之時,企業就可以通過金融衍生產品將風險鎖定。

  該專家表示,貸款即期發生的時候,如果澳元兌美元是0.9,那么完全可以簽一個三年期之后買入美元的合約,匯率一般也在0.9左右;企業也可以購買期權,成本一般來說不到貸款總額的5%。“做實業的人,長處在經營實業,將匯率風險盡可能對沖掉才是理性的選擇。”這位專家說。

  對此,兗州煤業方面表示,外匯對沖畢竟要付出一定的成本,一方面是不斷出現的浮盈浮虧,另一方面是實打實的財務支出,公司權衡之后還是選擇了前者。

  公司方面還稱,由于兗煤澳洲的煤炭主要是出口到日本、韓國、中國臺灣等地,并且出口時都以美元計價。張寶才說,未來或許可以直接用美元完款,而不是用澳元去兌美元。

  “不過我們現在也在考慮,是不是要做一些對沖,來減輕投資者的疑慮。”張寶才說,畢竟現在匯兌損失對業績造成了較大的影響,如果連續兩年虧損,公司甚至要“ST”。他表示,未來公司在財務方面可能會做出一些改進。

  “困難、壓力和挑戰前所未有”

  即便排除匯兌損失對于利潤的影響,兗州煤業今年的業績依然不容樂觀。

  公告顯示,兗州煤業今年以來的煤炭銷售價格大幅下滑。一季度,自產煤炭銷售綜合平均價格為550.34元/噸,此前預測的二季度綜合平均價格為533.65元/噸,實際上公司二季度的綜合平均價格僅為466.58元/噸。

  由于煤炭銷售價格下跌,公司公告稱,這一因素影響上半年上市公司的凈利潤比此前預測減少8.9億元。

  根據此前計算的數據,兗州煤業原本預測上半年盈利10.2億元,由此看來,即便不考慮匯兌損失、資產減值等因素,上市公司的凈利潤不過億元上下,依然出現了大幅下跌。

  就在公司利潤大幅下滑的同時,兗州煤業還面臨著領導干部的人事調整。7月22日,兗州煤業公告稱,由于工作調整原因,原董事長李位民先生申請辭去董事、董事長職務,原副董事長王信先生申請辭去董事、副董事長職務。張寶才此前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兩人均屬正常離職。

  他表示,由于二人有在國際上經營企業的經驗,因此被政府調任至世界500強企業三能集團任職。兗州煤業的新董事長將在9月份召開的股東大會后產生。

  “困難、壓力和挑戰前所未有,必須背水一戰,沒有任何退路。”7月29日,新到任的兗礦集團總經理李希勇前往兗州煤業調研時表示,下半年目標任務艱巨,完成起來難度比較大,希望公司增量降本,完成全年目標。

 



首頁| 律師介紹| 專長領域| 法律文集| 相冊影集| 案件委托| 人才招聘| 法律咨詢| 聯系我們| 友情鏈接| 網站地圖
All Right Reserved 新疆公司事務律師
All Right Reserved [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 法律咨詢熱線:13565918170  技術支持: 大律師網
广西快乐10分怎样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