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公司事務律師
法律咨詢熱線:13565918170
當前位置: 首頁 > 律師文集 > 公司案例

云南科技電力實業總公司訴昆明鐵路局開遠儲運公司企業承包合同糾紛案

發布時間:2018年6月1日  來源: 新疆公司事務律師     http://www.eybvme.live/

云 南 省 昆 明 市 中 級 人 民 法 院
民 事 判 決 書

(2005)昆民四初字第61號

原告(反訴被告)云南科技電力實業總公司。
住所:昆明市明通路20號。
法定代表人劉道蓮,總經理。
委托代理人劉松平,鼎興律師事務所律師,特別授權代理。
委托代理人趙國勝,該公司辦公室主任,特別授權代理。
被告(反訴原告)昆明鐵路局開遠儲運公司(原開遠鐵路分局儲運公司)
住所:開遠鐵路彩云路。
法定代表人楊丹青,總經理。
委托代理人陸家棣,云南震序律師事務所律師,特別授權代理。
委托代理人肖崇柒,昆鐵法律服務所法律工作者,特別授權代理。
原告云南科技電力實業總公司(以下簡稱云科電力)訴被告昆明鐵路局開遠儲運公司(以下簡稱昆鐵儲運)企業承包合同糾紛一案,本院于2004年2月2日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分別于2005年4月21日、2005年5月17日、2005年5月27日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原告委托代理人劉松平、趙國勝,被告委托代理人陸家棣、肖崇柒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告云科電力訴稱:1993年12月14日,我公司與被告簽訂了《昆明明通酒店承包合同》,12月22日又簽訂了《昆明明通酒店承包合同補充說明》。約定由被告承包經營原告擁有的明通酒店。自1997年開始,被告拖欠原告承包費。2000年3月,被告在承包期未滿的情況下,停止經營酒店,關門一走了之。2002年1月31日,為避免損失擴大,我公司打開酒店,恢復了經營,并對此進行了公證。被告拖欠承包費,違背了合同約定,同時被告單方中止合同,按照合同約定應支付剩余承包期承包費的一半作為賠償。故提起訴訟,請求判令:1、被告支付所欠97年至2001年承包費人民幣404.74萬元(以下均為人民幣)及相應資金占用利息135.72萬元。(各年度所欠承包費自逾期支付之日按中國人民銀行一年期貸款利率百分之五點五八計算至2005年3月31日);2、被告支付賠償金102.487萬元(剩余承包期2002年與2003年承包費總額的一半);3、被告承擔本案的全部訴訟費用。
被告昆鐵儲運答辯并反訴稱:原、被告雙方簽訂承包合同屬實,但合同簽訂時,原告沒有把酒店房屋、土地使用權存有爭議的事實真相告知我方,導致在我方經營過程中,土地使用權人昆明市云嶺水電工程公司(以下簡稱云嶺公司)自1997年開始即向我方主張權利,采取拆圍墻、堵化糞池、封餐廳后門等方式阻撓我方經營,而原告方又不出面解決,導致我方無法正常經營。其次原告方涉訴被法院采取強制措施,對酒店部分房屋進行了查封,也影響到我方的經營。再次,在我方經營過程中,原告方多次申請仲裁,提起訴訟,要求與我方解除合同,使我方疲于應付,也影響了我方的 正常經營。綜上所述,因為原告方的行為,導致我方經營困難,酒店經營出現巨大虧損。在協商解決不能的情況下,為避免損失的進一步擴大,我方被迫于2000年3月將酒店的全部鑰匙及酒店物品清單寄給了昆明市供用電專業委員會,合同被迫終止。因此我方不應承擔承包費,而原告還應承擔給我方造成的損失。酒店投入的裝修及購買的物品,是按照十年正常經營來核算的,現由于原告的過錯,正常經營未滿三年,僅裝修費用的損失就高達1380730元。另外,承包合同是由于原告的過錯所造成的惡劣影響而被迫中止的,根據合同十三條規定,原告應進行賠償。故提起反訴,請求判令:1、反訴被告賠償經濟損失1380730元(我方承包酒店后投入裝修費197萬余元,十年承包期有七年沒有正常經營,70%的裝修費應由對方承擔);2、反訴被告支付賠償金180萬元(剩余承包期3年零8個月承包費用的一半);3、反訴被告承擔全部反訴費用。
針對開鐵儲運的反訴,云科電力答辯認為:明通酒店所占用土地使用權的爭議不影響其發包酒店,被告沒有證據證明案外人云嶺公司采取了具體的行為實際影響到了被告方的經營活動,即使有該行為,也與原告無關。法院對原告辦公場所的查封未影響到被告的經營,而且,法院對原告辦公場所的查封的原因也正是拖欠原告承包費,導致原告不能及時清償債務所致。我方申請仲裁、提起訴訟是行使正當的權利的行為,被告主張該行為影響到了其正常經營要求賠償損失的觀點不能成立。
本案各方當事人無爭議的事實是:1、昆明明通酒店是由原告于1991年開辦的集體企業,在被告承包經營期間變更為昆明明通大酒店。2、酒店房屋至今尚未辦理產權登記,就酒店大樓所占用土地的使用權,原告與云嶺公司之間存有爭議,云嶺公司于1996年取得該土地的土地使用權證,(地號為52-1-14,地址為環南路新村附3路),1997年6月6日,昆明市土地管理局受理了原告與云嶺公司之間的土地權屬爭議,并要求爭議處理期間,雙方應維持土地利用現狀。2000年10月25日,昆明市土地管理局通告注銷了云嶺公司該土地使用權證。現該爭議仍在處理中。3、在被告經營酒店期間,案外人云嶺公司于1997年4月至1999年1月期間先后數次向被告發出通知,主張酒店所占用土地使用權屬其所有,在對酒店大樓的產權協商解決之前,要求被告不能再使用廚房、水泵房、化糞池。要求被告與其辦理租賃事宜,向其繳納租金,否則將收回土地使用權。4、被告在承包經營酒店期間,將普通客房改造成了標準間,在客房中裝了電話,對餐廳及卡拉OK廳進行了裝修。5、自2000年3月起,被告鎖閉酒店,停止了經營。6、被告已支付1994-1996年承包費,1997年度承包費支付部分,欠49萬。  
綜合各方訴辯主張及開庭審理情況,各方當事人爭議的問題是:1、在被告承包經營酒店的過程中,案外人云嶺公司是否采取了拆圍墻、堵化糞池、封餐廳后門等方式阻撓其經營。2、被告承包酒店后進行裝修的花費。3、誰是違約方。
為證明其主張,原告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證據:
1、承包合同。
2、承包合同補充說明。
3、承包經營合同公證書。
1-3證明原、被告雙方簽訂了承包合同,并經過公證。
4、(2004)云高民二再字第12號民事判決書。
5、(2000)開鐵經初字第8號民事判決書。
6、(2000)昆鐵中法經字第10號民事判決書。
7、(2000)昆鐵中法經再字第1號民事判決書。
4-7反映原、被告雙方之間就酒店承包的主體及合同性質、效力等方面問題的爭議已經生效判決解決。
8、昆明明通酒店營業執照。
9、企業申請營業執照登記注冊書。
8-10證明明通酒店是我方依法設立的,隸屬于我方。
11-13、法人授權證明書、法定代表人身份證明、法人委托書。證明被告委派沈大鳴簽訂了承包合同及委任沈大鳴為酒店的經理。
14-17、內資法人登記基本情況、企業法人營業執照、企業法人變更登記事項申請兩份。證明被告方主體情況。
18、起訴狀。
19、訴訟保全申請。
20、仲裁申請書。
21、受理仲裁申請書。
22、仲裁裁決。
23、再申訴書。 
24、原告致昆明仲裁委員會的文件。
25、申請執行書。
26、我方向被告方發出的催款信件4份。
27、我方向被告方發出的催款電報1份。
28、我方給省委及昆明鐵路局的情況反映。
29、我方向省高院及省人大提出的5份申訴狀。
30、我方提交給省高院的請求提審申請書。
31、(2002)云二證字第189號公證書。
32、(2001)云高民二監字第60號民事裁定書。
33、(2004)云高民二監字第29號民事裁定書。
證據18-25、29、30、32-33結合證據4-7證明原被告之間就酒店承包所產生糾紛進行訴訟、仲裁的過程。26-28證明原告主張權利。
34、查封(扣押)財產清單,證明法院查封的區域是原告的部分辦公區域,不影響酒店正常的經營。
35、收條。證明我方從盤龍法院領到酒店鑰匙的事實。
證據31、35證明被告方擅自關閉酒店,為了避免擴大損失,原告方于2002年1月31日通過工商局及公證機關打開了酒店,清點了物資。
被告質證認為:對證據1-7真實性無異議,證據4-7證明鐵路兩級法院都確認了明通酒店土地使用權存有爭議影響了被告方經營活動。證據8-17真實性無異議。證據18-25的真實性無異議,原告方陳述的整個事實過程也是真實的,證明了原告方單方要求終止合同。證據26-27中收據真實性無異議,但我方沒有收到過相應信件及電報。證據28-35真實性無異議。證據31公證書真實性無異議,但并沒有附清點清單,原告方隱瞞了酒店財產增加的事實。
庭審中,被告方提交了如下證據:
1、云嶺公司1997年4月21日《關于明通大樓土地使用的有關意見》、1997年4月30日通知一份(附明通大酒店土地使用權證復印件)、1997年4月30日通知一份。證明云嶺公司向被告主張權利,提出明通大酒店土地使用權不歸原告所有,要求被告不得再使用酒店的廚房、水泵房、化糞池。
2、云嶺公司通知兩份。證明云嶺公司主張明通大酒店產權歸其所有,要求各承租戶向其交納租金。
3、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裁定書及查封財產照片。證明因原告涉訴,法院對酒店大樓內原告方使用的部分房屋進行了查封,所貼封條有礙觀瞻,影響到了酒店客人的入住。
4、沈大鳴1999年1月19寫給云南省電機工程學會供用電委員會及云嶺公司的《關于明通大酒店現狀的情況報告》。
5、沈大鳴致昆明市供電局供用電專業委員會及專委會領導的函件兩份、國內包裹詳情單、申請稅務登記注銷報告、盤龍區地方稅務局征管科出具的情況說明。
證據4、5證明由于原告方的過錯,使酒店無法經營,在原告法定代表人下落不明且其辦公場所關閉的情況下,沈大鳴于2000年3月5日把酒店鑰匙寄給原告方的上級部門昆明市供電局供用電專業委員會,合同就此解除。
6、(2000)開鐵經初字第8號民事判決書、(2000)昆鐵中法經字第10號民事判決書。證明在被告承包經營酒店期間,案外人云嶺公司采取了撤圍墻、堵化糞池等行為,影響了被告的承包經營活動。
7、企業法人年檢報告書。證明由于原告主無法解決酒店實際存在的問題,導致被告經營虧損,僅98年就虧損95萬元。
8、內資法人基本情況。證明云南省機電工程學會是原告的開辦審批機關,在原告法定代表人下落不明且其辦公場所關閉的情況下,我們把鑰匙寄給了起下屬機構昆明市供電局供用電專業委員會應視為寄給了原告方。
9、承包合同、補充說明及公證書。
10、昆明中院(1998)昆法經初字第476號裁定書,證明反訴被告1998年向昆明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要求解除承包合同。
11、酒店移交部分清單目錄。證明我方最初接手酒店時,為普通招待所的設施標準。
12、裝修發票五張,證明我方對酒店進行了裝修,花費1972472.5元。
原告質證認為:證據1、2真實性無異議,但與我方無關。證據3真實性無異議,可以證明由于被告未交承包費,導致我方不能清償案外人的債務,且北京一中院只是查封了我方兩間辦公室及倉庫,并不影響被告方的酒店經營活動。證據4、5中情況報告、函件及稅務局出具的情況說明真實性無異議,包裹詳情單無原件,真實性不認可,且鑰匙是被告寄給第三方的,我方沒有拿到,后來我方從盤龍法院處拿到了酒店部分鑰匙。申請稅務登記注銷報告是被告方單方面做出的,真實性不予認可。證據6判決書的真實性無異議,但不能證明案外人云嶺公司有拆圍墻、堵化糞池的行為。證據7的真實性認可,但其中經營情況表中記載虧損原因是承包費過高及旅客減少,跟原告無關。證據8、9、10的真實性無異議。證據11真實性無異議。證據12發票均非正規的建筑工程裝修發票,真實性不予認可。
本院認為:云科電力證據1-25,28-35,被告對其真實性無異議,本院予以確認。證據26-27,有發送信件及電文的收據,原告主張系發送催款信件及電文產生,被告雖表示其未收該催款信件及電報,但其不能排除該數份單據是發送原告所主張的催款信件及電文產生,本院據此認定原告該發送催款信件及電文的行為存在。證據31、35證明了原告從盤龍法院領取到酒店鑰匙,于2002年1月9日、10打開了已鎖閉的酒店,對酒店物品進行了清點造冊,并對此進行公證的事實。原告其他證據證明了原告開辦明通酒店、雙方簽訂承包合同、履行合同、履行合同產生糾紛的情況。
被告證據1-4、6-11及證據5中的函件、稅務局出具的情況說明真實性無異議,本院予以確認。證據5中的申請稅務登記注銷報告由被告制作,不能證明已提交給相關部門,本院不予確認。證據3中民事裁定書內容是裁定凍結、劃撥被告銀行存款49萬元,與查封酒店大樓內原告所使用的房屋無關,對此原告證據34可資印證。證據5中的包裹詳情單注明所郵寄物品為酒店鑰匙、移交清單及合同等,收件人為昆明市供電局供用電專業委員會企管科周文潔,時間為2000年3月21日。結合證據5中兩份函件內容及自2000年3月起,被告鎖閉酒店停止經營的事實,本院對該包裹詳情單真實性予以確認,證明了被告2000年3月將酒店鑰匙寄給了昆明市供電局供用電專業委員會企管科周文潔的事實。證據12中金額為32100元的發票無收款單位蓋章,本院不予確認,其余發票,有收款單位蓋章,客戶名稱為明通酒店,發票開具時間為被告承包經營酒店期間,結合被告在承包期間有對酒店實際裝修的行為,對其真實性,本院予以確認,證明被告在承包酒店期間投入裝修費用為1940372.50元。
被告第6號證據(2000)開鐵經初字第8號民事判決書及(2000)昆鐵中法經終字第10號民事判決書雖已被原告第4號證據(2004)云高民二再字第12號民事判決書撤銷,但高院的判決中表明:查證的案件事實與原一、二審認定的事實基本一致。而一審判決中確認1997年初,案外人云嶺公司采取了拆圍墻、封餐廳后門、堵化糞池等影響被告經營酒店的行為。上述情況結合被告證據1、2能夠證明在被告承包經營酒店期間,案外人云嶺公司1997年初采取了拆圍墻、封餐廳后門、堵化糞池等影響被告的承包經營活動的行為。
綜合各方當事人陳述及開庭審理情況,結合以上所確認證據,本院確認如下案件事實:
原告1988年籌資建蓋了云南供用電科技大樓,1991年原告利用大樓部分樓層開辦了昆明明通酒店,被告承包經營期間將其變更為昆明明通大酒店
酒店房屋至今尚未辦理產權登記,就酒店大樓所占用土地的使用權,原告與云嶺公司之間存有爭議,云嶺公司于1996年取得該土地的土地使用權證,(地號為52-1-14,地址為環南路新村附3路),1997年6月6日,昆明市土地管理局受理了原告與云嶺公司之間的土地權屬爭議,并要求爭議處理期間,雙方應維持土地利用現狀。2000年10月25日,昆明市土地管理局通告注銷了云嶺公司該土地使用權證。現該爭議現仍在處理中。
昆明市盤龍區人民法院于1998年11月16日對云嶺公司與云南省機電工程學會供用電專業委員會、昆明供電局房地產糾紛一案作出1998盤法民初字第165號民事調解書,確認環城南路附3號土地歸云嶺公司所有。1999昆民監字第5號民事裁定書裁定對該案再審,再審期間終止該調解書的執行。
1993年12月14日,原告與被告簽訂了《昆明明通酒店承包合同》,12月22日又簽訂了《昆明明通酒店承包合同補充說明》,并進行了公證,沈大明作為被告方代表人在合同上簽字。合同約定:1、甲方(原告)將明通酒店承包給乙方(被告)經營。1994年承包費65萬元,1995年70萬元,以后每兩年在前一年的基礎上遞增10%,即1996、1997年77萬, 1998年、1999年84.7(合同中85.4萬為計算錯誤)萬元,2000、2001年93.17萬元,2002、2003年102.487萬元。2、第一年的承包費一次性交清,自第二年起,每年的12月15日前交下年度上半年的承包費,6月15日前交下半年承包費。3、乙方承包期間可根據需要裝修及改造房間。4、承包期滿,不再繼續承包時,乙方須將酒店及設施和原承包時的移交物資完整交還甲方。被告所增添大件設備,如甲方需要可折價處理給甲方,甲方如不需要,乙方可帶走。乙方承包后改造、裝修過的酒店,在乙方承包期滿不再承包時,不得將酒店所屬任何裝飾物拆除。5、承包期間,乙方承擔全部經營風險,盈虧均與甲方無關。6、若有違約,違約方賠償守約方 的全部經濟損失,任何一方單方終止(根據庭審中雙方當事人的陳述,合同中此處“中止”為“終止”之誤)合同,按承包期限剩下時間應付承包費總額的50 %賠償。
被告已支付1994-1996年承包費,1997年度承包費支付部分,欠49萬。
1997年9月,原告向昆明市盤龍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被告支付拖欠的97年度承包費49萬元,后于1999年9月撤訴。1998年5月12日,原告向昆明市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請求終止承包合同,由被告支付違約金及1998年度上半年承包費42.35萬元。昆明市仲裁委員會作出1998昆仲裁字第12號裁決書,裁決結果為解除雙方當事人所訂承包合同,由被告支付給原告1998年度上半年承包費42.35萬元。該裁決書被昆明市中級人民法院于1998年11月30日以1998昆法經初字第476號民事裁定書撤銷。2000年4月12日原告向昆明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判令解除承包合同,判令被告支付截至2000年4月所欠承包費及相應利息,賠償經濟損失,同年原告撤回起訴。因對合同主體、合同效力產生爭議,自2000年3月,昆鐵儲運以云科電力、沈大明為被告,向開遠鐵路運輸法院提起訴訟,要求判令確認承包合同無效,沈大明為明通酒店的實際經營者并承擔相關費用,判令云科電力、沈大明賠償其經濟損失。該案先后經開遠鐵路運輸法院一審、昆明鐵路運輸中級法院終審、昆明鐵路運輸中級人民法院再審后,云科電力仍不服,向省人大內司委申訴,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于2004年7月14日作出(2004)云民二監字第29號民事裁定,決定提審此案。后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作出(2004)云高民二再字第12號民事判決書,撤銷了開遠鐵路運輸法院(2000)開鐵經初字第8號民事判決書、昆明鐵路運輸中級法院(2000)昆鐵中法經終字第10號民事判決及(2002)昆鐵中法經再終字第1號民事判決,駁回了昆鐵儲運的訴訟請求。該判決認定:云科電力與昆鐵儲運之間是承包關系,該合同依法成立并實際履行,昆鐵儲運是該承包合同的承包方,故其應承擔該合同的法律后果。
在被告承包經營明通酒店期間,案外人云嶺公司于1997年4月21將其致原告法定代表人的《關于明通大樓土地使用的有關意見》抄送明通酒店經理沈大明,該意見內容為要求云科電力與其協商解決明通酒店所在大樓即科技大樓的產權問題。表明如一星期后不給答復,將拆除圍墻、廚房、水泵房等,并分配職工住進大樓。1997年4月30日云嶺公司向明通酒店發出兩份通知,主張酒店所占用土地使用權屬其所有,在對酒店大樓的所有權協商解決之前,要求明通酒店不能再使用廚房、水泵房、化糞池。1998年12月17日云嶺公司向明通酒店發出開會通知,表明科技大樓產權歸其所有,如不按期參會,將取消其租房資格。1999年1月18日,云嶺公司在明通酒店發出通知,要求與其辦理租賃事宜,繳納1999年度房屋租金,否則取消其租房資格。云嶺公司1997年初采取了拆圍墻、封餐廳后門、堵化糞池等影響被告承包經營活動的行為(庭審中被告陳述化糞池持續堵塞十多天)。
被告在承包經營酒店期間,將普通客房改造成了標準間,在客房中裝了電話,對餐廳及卡拉OK廳進行了裝修。共計花費1940372.50元。
自2000年3月起,被告鎖閉酒店,停止了經營。
被告已支付1994-1996年承包費,1997年度承包費支付部分,欠49萬。
1997年8月,北京市第一中院對原告部分辦公場所采取了查封措施。
被告于2000年3月將酒店鑰匙寄給了昆明市供電局供用電專業委員會企管科周文潔。
2002年1月7日,原告從盤龍法院領取到酒店鑰匙, 2002年1月9日、10日,通過公證的形式打開酒店,對物資進行了清點。2002年1月31日作出公證書。
本院認為:原、被告之間簽訂承包合同,就其約定來看,系被告昆鐵儲運向原告繳納相應承包費,取得明通酒店的承包經營權,在其承包期間,酒店經營成果歸被告所有。依據該合同,就被告所取得的承包經營權,原告負有保證被告能夠正常行使承包經營權而不被他人主張權利的義務。因酒店所占用房屋、土地的使用權屬于酒店承包經營權的組成部分,原告當然也負有保證被告能正常使用酒店房屋及所占用之土地而不被他人主張權利的義務。本案中,原告在與被告簽訂承包合同時,對酒店所占用土地使用權,原告與案外人云嶺公司存有爭議,且該爭議現仍在行政機關處理中,尚未有定論。導致案外人云嶺公司于1997年初采取了拆圍墻、封餐廳后門、堵化糞池等影響被告承包經營活動的行為,客觀上已經實際影響到了被告對酒店的正常承包經營活動。從而原告違背了其依據承包合同所應承擔的保證被告所取得的承包經營權能正常行使、不被他人主張權利的義務,系違約行為,應承擔相應責任。
被告主張其2000年3月關門,停止經營,將鑰匙寄給供用電專業委員會的行為是因為以下原因被迫作出,合同至此終止:1、原告方屢次提起訴訟,申請仲裁,要求解除合同,要求支付拖欠承包費導致被告疲于應付。2、因原告方不具有酒店大樓合法產權,導致案外人在被告承包經營酒店期間1997年至1999年期間持相關權利文書、證件多次向被告主張權利,并采取了拆圍墻、封餐廳后門、堵化糞池等行為嚴重影響到其正常經營。3、因原告涉訴,酒店部分房屋被司法機關查封,影響到酒店的經營。本院認為,1、原告方屢次提起訴訟,申請仲裁,要求解除合同,要求支付拖欠承包費是因被告拖欠承包費,行使正當訴權,不屬原告的違約情形。2、有關法院查封的是原告的辦公用房,不影響被告經營酒店。3、雖案外人云嶺公司在被告承包經營酒店期間1997年至1999年期間多次向被告發出通知,就酒店所占用土地使用權向被告主張權利,但僅有發出通知的行為還不足以實際影響到被告對酒店的經營。案外人1997年初采取了拆圍墻、封餐廳后門、堵化糞池等妨礙被告正常經營活動的行為,但被告在庭審中陳述化糞池堵塞只持續了十多天時間,同時不能證明云嶺公司拆圍墻、封餐廳后門行為長期持續導致被告不能繼續經營酒店,相反被告一直繼續經營酒店至2000年3月。故案外人云嶺公司的上述行為雖對被告承包經營酒店有一定不利影響,但不符合《經濟合同法》第二十六條規定的解除合同的條件。4、被告將鑰匙寄給昆明市供電局供用電專業委員會的行為,在雙方沒有約定的情況下不能視為對原告作出了相應的意思表示。綜上所述,被告于2000年3月關門,停止經營,將鑰匙寄給昆明市供電局供用電專業委員會的行為不符合行使解除權的條件,同時該行為不能視為對原告作出了相應的意思表示,被告主張合同至此終止不能成立。
2002年1月7日,原告從盤龍法院領取到酒店鑰匙, 于2002年1月9日、10日,通過公證的形式打開酒店,對物資進行了清點。至此,應視為原、被告雙方通過自己的實際行為就解除承包合同達成了一致意見,合同至此解除。
合同解除前,被告鎖閉酒店,停止經營,相應后果應由其自行承擔,即被告仍應支付停止經營期間的相應承包費。被告已支付1994-1996年承包費,1997年度承包費支付部分,欠49萬。現原告要求被告支付其拖欠的1997年至2001年度承包費404.74萬(該數字依據承包合同及被告支付承包費實際情況計算無誤),就其主張的承包費計算期間,本院予以支持。但就承包費的具體數額上,正如前面所分析,因為原告的原因,導致案外人在被告承包經營酒店期間于1997年初采取拆圍墻、封餐廳后門、堵化糞池等行為,客觀上已經影響到了被告的正常承包經營活動。對此原告應承擔相應責任,應酌減1997年承包費10%,計7.7萬元。故被告尚欠原告承包費為397.04萬元。對原告訴請被告支付承包費404.74萬元的訴訟請求,對其中397.04萬元部分,本院予以支持。
被告自1997年即開始拖欠承包費,對酌減后應支付部分,系違約行為,應支付相應利息。原告訴請按照中國人民銀行一年期貸款利率計算,低于中國人民銀行同期逾期貸款利率標準,本院予以支持。
原告訴請被告支付合同賠償金102.487萬元,被告(反訴原告)訴請原告(反訴被告)支付合同賠償金180萬元,理由均為合同第十三條約定:任何一方單方終止合同,按照承包期限剩下時間應付承包費總額的50%賠償。因本案中,雙方系合意解除合同,不存在單方終止合同,對各方該項訴訟請求,本院不予支持。
被告(反訴原告)訴請原告(反訴被告)賠償裝修費經濟損失1380730元。因被告實際支出裝修費為1940372.50元,約定的十年承包期已承包經營八年有余。同時雙方在承包合同中約定:被告方承包后改造、裝修過的酒店,在其承包期滿不再承包時,不得將酒店所屬任何裝飾物拆除。現雖雙方就承包合同的解除達成合意時未就合同解除裝修問題的處理進行約定,但根據民事活動應當遵循的公平原則,原告應對被告在剩余承包期內就裝修上享有的利益予以補償,補償金額本院酌定為裝修費的10%,計19.40萬元。
綜上所述,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款,《中華人民共和國經濟合同法》第二十九條第一款,《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一百零六條第一款、第一百零八條的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昆明鐵路局開遠儲運公司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向原告云南科技電力實業總公司支付承包費397.04萬元及按中國人民銀行一年期貸款利率計算的相應利息(2.8萬元自1996年12月2日、38.5萬元自1997年6月16日、42.35萬元自1997年12月2日、42.35萬元自1998年6月16日、42.35萬元自1998年12月2日、42.35萬元自1999年6月16日、46.585萬元自1999年12月2日、46.585萬元自2000年6月16日、46.585萬元自2000年12月2日、46.585萬元自2001年6月16日計算至2005年3月31日);
二、反訴被告云南科技電力實業總公司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向反訴原告昆明鐵路局開遠儲運公司支付裝修補償款19.4萬元;
三、駁回原告云南科技電力實業總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
四、駁回反訴原告昆明鐵路局開遠儲運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
本訴案件受理費42127.35元,由原告云南科技電力實業總公司承擔20%,計8425.47元,被告昆明鐵路局開遠儲運公司承擔80%,計33701.88元;反訴案件受理費25914元由反訴原告昆明鐵路局開遠儲運公司承擔80%,計20731.2元,反訴被告承擔20%,計5182.8元。
如不服本判決,可于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天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
雙方當事人均服判的,本判決即發生法律效力。若負有義務的當事人不自動履行本判決,享有權利的當事人可在本判決規定的履行期限屆滿后法律規定的期限內向本院申請強制執行:雙方或一方當事人是公民的,申請強制執行的期限為一年,雙方均是法人或其他組織的,申請強制執行的期限為六個月。

審 判 長 代曉明
審 判 員 李 南
代理審判員 李能熊


二ОО五年七月二十七日

書 記 員 吳亞萍






首頁| 律師介紹| 專長領域| 法律文集| 相冊影集| 案件委托| 人才招聘| 法律咨詢| 聯系我們| 友情鏈接| 網站地圖
All Right Reserved 新疆公司事務律師
All Right Reserved [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 法律咨詢熱線:13565918170  技術支持: 大律師網
广西快乐10分怎样开奖